酆煜

除友人外严禁一切转载文章行为


酆煜

咸鱼写手
长期接稿,详情私聊
头像是老羲手写
背景是我老公
【切记,勿忘初心。】


杂食
热衷xie教冷cp洁癖党避雷
家教热衷ALL27,但只能接受1v1
凹凸已爬墙,但还是会填坑偶尔产。主嘉幻。天雷金幻金
猎人吃团ALL,同样只能接受1v1
漫威主贱虫or贱/虫相关
是个刀手【高亮】,糖随性产
慎fo
懒癌晚期不定期填坑
目标是
成为像零女神一样优秀担得上文手称号的人!
喜欢深夜发文

周弧

看文搜索tag“酆煜の星球”,内有个人文章归档


企鹅:2325959336
欢迎各位爸爸给我打钱催我更x

“紫堂,你怎么了,看起来不太好啊?”
“……没什么,我就是做了个噩梦。”
“什么噩梦啊?”
“我梦见我掉进一个绝望的深渊。很黑,很深,我伸出手都看不见手指。那里很冷,冻得我骨头疼,心跳几乎都要停止。我一句话都没说。”
“你为什么不喊救命?”
“没有人会来救我的。”

明天光棍节!
告诉我你们想不想看ALL幻!【有什么关系吗这俩

是这样的
要是今年年底【公历】前嘉幻tag能破520,我开车
带剧情万字

*文手画画轻喷

hhhhh我是第三百个!【修仙党的获胜】
这次不是贺文是贺图啦
【是的我灵魂画手的本质终于暴露了】
题目叫做:【紫堂叫你捕捉召唤兽】
手机端怎么发多图我不会啊……【挠头】
就只能一张一张发了_(:з)∠)_

【嘉幻】扭蛋恋人 1

设定会慢慢写出来,不剧透哦

吓死我了差点更新来不及还好有存稿哈哈哈哈

老羲你就乖乖写车叽吧嘻嘻

个人文章归档










〖我觉得自己忘掉了什么很重要的东西。〗

夜空中的繁星从厚重窗帘的缝隙中挣扎着冒出头,橘黄色的灯光柔和了少年的轮廓。紫堂幻微微抿着嘴角,笔尖在纸张上记录下他的日记。

〖这种感觉存在很久了,以前只是隐隐约约觉得有什么东西缺失了,最近这种感觉变得愈发强烈。〗

〖但是如果真的是很重要很重要的东西,我为什么会忘记呢?〗

〖不过被忘记了的就应该是不希望再想起的东西吧。〗

说起来……

紫堂幻笔下一顿,笔尖在纸上渲染出一团墨色的污渍,他却完全没在意地转过头,看向床头柜上摆着的盒子。

由快递盒裁开【改造】而成的小床上垫满了柔软的棉花和布料,中间鼓起的一团隐约能看出是个类人的轮廓。紫堂幻亲手缝制的小枕头上是一颗有着璀璨金发的头颅,小家伙正闭着眼睡得可香,圆润的包子脸和眼角下的黑色星星更是给这幅情景增加了一分童稚可爱。

想起这家伙醒来以后是什么德行的紫堂幻忍不住打了个寒颤,伸出手搓了搓手臂后把脑子里刚刚的形容词丢掉。

这种感觉变得强烈……差不多是这家伙来到他身边开始的吧……

【让我们把时间调回一周前】

“这位先生,您是我们的第444444444位顾客,恭喜你成为了本店的幸运顾客,这枚扭蛋就是你的幸运奖品,请收好。”

紫堂幻怔怔的看着面前向他递过来一个盒子的女人,有些难以置信地咽了咽口水,然后伸出手指了指自己的鼻尖。

“你……你是说我……”

“是的先生,您就是本店第444444444位幸运顾客。”

穿着黑白制服的女人脸上没有丝毫波澜地接下了紫堂幻的话。

“可,可是我……”我只是路过这家店而已啊……

在紫堂幻试图解释询问店员是不是认错了人的时候,那位店员突然伸手抓过紫堂幻的手,在他还来不及反应的时候把盒子塞进他手里,然后转身奔回店内利索地把卷闸门拉下锁好。一串动作那做的是一个行云流水毫无后顾,以致于当紫堂幻回过神的时候,眼前早已没了女人的身影。

紫堂幻低头看了看手里写着“扭蛋恋人”四个大字的盒子,忍不住抽了抽嘴角。

刚刚那个女人的举动让紫堂幻不禁开始怀疑这里面究竟是一个扭蛋还是一个炸弹。

瞄到手腕上手表指示的时间后紫堂幻猛的一震,他匆匆把手里的盒子塞进裤袋里,连忙往自己的目的地跑去。

“完蛋了要迟到了!”

只顾着奔跑的少年没有注意到,在他身后的那家店旁边的小巷子里,一位粉衣的少女正望着他的背影,发出了不知意味的叹息。

“这是唯一的机会了吧?”

少女撇了撇嘴角,伸手捏住腰间发出声音的黑色挎包,使劲地左右拉扯揉搓着。

“凯,凯莉小姐……”

直到挎包发出了求饶般的叫喊声后少女才意犹未尽地松开了手,扒开挎包的嘴掏出了一颗棒棒糖撕开包装塞进嘴里,含含糊糊地说着。

“能不能成……就得看他们自己了……”

没有丝毫悬念地,紫堂幻到达店铺的时候已经迟到了十几分钟,他懊恼地揉了揉自己脑后因睡姿问题而有些乱翘的头发,这才鼓起勇气推开了玻璃门。对着坐在白色柜台后的男人低头请罪。

“丹尼尔店长……不好意思,我迟到了……”

银发男人从手里的书中抬起头来上下打量了一下紫堂幻,在看到他裤袋里微微鼓起的轮廓后微不可查的蹙了蹙眉,然后十分平静把视线移回手里的书上。

“下次注意点就好,开始工作吧。”

没有预料到丹尼尔如此轻易的就放过了他,紫堂幻有些诧异地微睁大了双眼,但又连忙收起了自己失态的模样。

“我知道了,丹尼尔店长。”

转身把店门上的牌子挂好,写着【OPEN】的一面对着外面。紫堂幻挽了挽袖子,拎着角落的拖把熟门熟路地开始了一天的工作。

紫堂幻,今年十九岁,有一间他哥哥留下来的两室一厅的小房子。在高三那年他哥去世的时候就选择了辍学,放弃了高考来到x市讨生活。因为和动物有着奇怪的相性而被这家宠物店的老板雇佣,在这家待遇高的可怕的店里工作了将近快一年。

一月一万二的工资,不管拿到哪里都算极好的待遇了,可紫堂幻每天的工作也就是清扫店面,投喂店内的宠物以及负责宠物的洗澡工作。虽然拿着这么高的工资让紫堂幻有些略愧疚,但他还要攒钱回去上大学啊。

是的,虽然当初因为不得已的原因选择了辍学,但紫堂幻还是想要回到教室里继续学习的。

j市里哥哥留下的房子被紫堂幻用来出租,每个月也能有两千多的进账。

默默规划着自己的未来,紫堂幻弯腰抱起笼子里的猫咪,准备把它带去洗澡,却有什么东西从口袋里滑落掉在脚边。

是早上的那个扭蛋……

一只手抱着猫另一只手抓起了地上的盒子,指尖在平滑的包装上摩挲着。紫堂幻还是不太明白早上那个女人的举动,莫非这个盒子里装的……真的不是扭蛋而是其他不好的东西吗?

所谓的好奇心害死猫紫堂幻也不是不知道,但那种在心底挠痒痒的滋味太难受了,他重新把手上的猫咪放回笼子里,就在地板上盘膝坐下,试探着拆开来包装的盒子。

盒子里装的东西与紫堂幻所想象的东西相去甚远,金黄色的扭蛋静静躺在褐色的纸板上。

……原来真的是扭蛋啊。

紫堂幻不禁对他刚刚的想法感到好笑。

现在是法治社会啊,怎么会有炸弹那种东西呢。

真是想太多了……

把扭蛋塞回口袋里,紫堂幻再次抱起猫咪准备为它洗澡,因此错过了扭蛋上一闪而过的金光,柜台后的丹尼尔看似不在意地瞄了眼紫堂幻口袋里的扭蛋,暗自捏紧了书页。

成败就看此一举了。

————————————
是夜。

回到家洗干净一身疲累的紫堂幻一边擦着半干的头发一边走到书桌前,打开台灯准备开始写日记的时候视线却被手边搁着的小东西吸引了过去。

白天的扭蛋……

啊,他刚刚洗澡前怕进了水特意掏出来了来着,不过他记得是放在客厅的桌子上吧……怎么会跑到卧室的书桌上……

……应该是他记错了吧,扭蛋又不可能长了脚自己跑到这里。

紫堂幻忍不住哂笑一声,伸出手把扭蛋抓在手里,摆弄着试图找到开启的地方。

说起来……这扭蛋里装的到底是什么……恋人扭蛋什么的,总不可能蹦出一个人吧?

依着自己以前扭扭蛋的方法,紫堂幻捏着扭蛋的两端轻轻一旋,轻松地扭开了扭蛋,在他准备打开扭蛋查看里面的东西的时候,从扭蛋被打开的缝隙里却突然冒出一道金光。紫堂幻反射性闭上眼,却还是感觉光线把眼皮照的通红。他闭着眼等了好一阵,等到眼睛逐渐变暗后才试探着掀开了眼皮。

什么玩意,这里面装的不会是手电筒吧?

在紫堂幻把视线挪到手心的时候,他忍不住愣住了。

他手心里的金色扭蛋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只有紫堂幻拇指大小的——小人。

金发的小人带着黑色的头箍,头箍往上的部分头发反物理地倒立着,金色围巾上有几抹黑色的条纹,带着黑色露指手套的手掌微攥成拳摆在胸前,整个人呈现侧躺半蜷缩的虾米状。

……好可爱!

宛如打开了什么奇怪的开关,紫堂幻微红着脸,伸出另一只手的手指试探地戳了戳小人的脸,指尖的传来的温软触觉让紫堂幻忍不住弯起嘴角。

风从没关好的窗户缝隙中吹了进来,少年半干的发丝被吹起稍许,金发小人像是感受到了什么一样睁开了双眼,鎏金双眸对上了紫堂幻带着些许兴奋的绿眸。

——就是他了。

紫堂幻听到心底传来的声音。

仿佛按下了暂停键,两“人”就这样保持着对望的姿态。

“呃……那个……”

紫堂幻率先挪开视线出声打破了沉默的气氛,毕竟在【小人】醒来之前他还用手指戳了他的脸颊,正主醒来后就有一种莫名的心虚怎么破!

但是要怎么和一个扭蛋……等等,扭蛋?!!

紫堂幻猛的转回头看着手心的小人,一脸震惊。

“你,你你你……”

小人一脸淡然的坐正了身体,昂起头看向紫堂幻,似乎是不习惯这个高度皱了皱鼻子,看着紫堂幻支支吾吾的样子不耐烦地打断了他。

“对,我就是那个扭蛋。”

紫堂幻僵硬着张了张嘴,却发现喉间干涩地挤不出任何音节。

咔啦咔啦。

“什么声音?”

小人似乎听到了什么东西碎裂的声音,歪着头询问紫堂幻有没有听见。

大概是世界观崩塌的声音吧。

紫堂幻干巴巴地想着。

想了想,金幻的那篇连载大概会重修,写完以后就再也不吃金幻不产金幻了
奶不动
看到官方说的意思就是紫堂要是和金对上就会放弃自己的性命让金获胜
不管官方是怎么想的其他人是怎么想的
作为幻吹,我心疼
我宁愿幻黑化杀了金也不愿他从现在开始就做好牺牲自己让金赢的准备【虽然我知道温柔的他肯定不会做出第一种选择的】
他太温柔了,温柔的看得我心肝都在疼
有时候我真的宁愿他自私一点

连载是答应了别人的,肯定会写完
写完以后……这对cp应该就不会再碰了吧

【410室】这个橘子真的一点儿也不酸。

设定→
瑞金嘉幻合租
瑞嘉毕业,金幻大学生
具体设定边写边掰
是一个全是段子的系列

个人文章归档








“啊!又输了……”金死死地瞪着屏幕上鲜红的【GAME OVER】好一会,才不甘心的松开手柄,放松了气力向后一倒瘫软在沙发上,有气无力的发出呻吟。格瑞把视线从手里的书挪开,拍了拍金的腿示意他坐正,金撇着嘴嘟囔了些什么,起身扑到了格瑞的膝盖上。

紫堂幻从门外走了进来,看到沙发上的样子忍不住脸上一红,他慌忙的咳了两声提醒了一下沙发上姿势不雅的两人,把手里提着的袋子放到茶几上:“那,那个,看到楼下有卖我就顺手买了几个橘子……要尝尝吗?”

嘉德罗斯从楼上走了下来,一边打着哈欠一边懒洋洋的掀起眼皮瞅了瞅紫堂幻,拉着紫堂幻的手径直坐在沙发上,双手一揽紫堂幻就坐到了他的腿上。紫堂幻感觉他的脸烫的几乎都能煎鸡蛋了。他看都不敢看旁边坐着的格瑞和金,抓着嘉德罗斯环在他腰间的手小声的喊着:“嘉,嘉德罗斯……放开啦!”

嘉德罗斯置若恍闻地把头埋进紫堂幻的肩窝,紫堂幻低下头用刘海遮住眼睛,却遮不住红透的脸颊。他不安的咬了咬嘴唇,然后在看到桌子上的东西时眼睛猛的一亮。他伸手拉过便利袋,抓出一颗橘子以后对旁边的金和格瑞打了个哈哈:“吃橘子吗……”

但是格瑞只顾着把他膝盖上的金扒下,而金则更加用力的抱住了格瑞的大腿,两个人在旁边僵持,压根没察觉到紫堂幻的话语和动作。

紫堂幻不知为何松了口气,又觉得心情有些微妙:为什么明明不是单身狗的他还要被塞狗粮啊!他摇了摇头,转而专心致志地对着手里的橘子进攻。橙黄的橘皮被整齐地剥落,被剥下的橘子皮呈现花朵开放的样子落进垃圾桶里。紫堂幻又习惯性地把上面那些细小的白丝捻掉,掰下一瓣橘子顺手塞进了脖子旁边的嘴里。

“唔?嘉德罗斯?”环在紫堂幻腰间的手很明显的紧了一下,紫堂幻被勒的有些难受,忍不住开口喊了喊嘉德罗斯。像是反应过来自己的失态,嘉德罗斯松开了手,面无表情的样子吓得紫堂幻一个哆嗦。

“怎怎怎怎么了?”

嘉德罗斯看了紫堂幻一眼没说话,这让紫堂幻内心的恐慌更加扩大了,尽管成为恋人在一起了好几年,紫堂幻依旧没有习惯嘉德罗斯那忽晴忽阴的情绪,正当他在努力思考着嘉德罗斯不开心的原因的时候忽然手上一空,低头一看,原来是嘉德罗斯把他手里的橘子拿走了。

原来是想吃橘子吗……

“喂,格瑞。”嘉德罗斯开了口,声音中隐约带着一丝紧涩,紫堂幻没有多想,只以为这是嘉德罗斯起床后没有喝水造成的沙哑。嘉德罗斯抬起了手臂,在格瑞看过来的时候把橘子丢到他手里:“赏给你的。”

格瑞轻轻的皱了皱眉头,正想开口拒绝然后把手里的玩意丢进垃圾桶,衣袖却被人拽住了。金忽闪着眼睛扒在格瑞手臂上,伸出手够着格瑞手里的橘子。

“格瑞,我要吃橘子!”金抬高了腰,趁着格瑞没注意的时候一把抢过橘子,快速地掰下一瓣就往嘴里塞,然后表情迅速凝固。

“……金?”紫堂幻没忍住,叫了一下金。

金浑身颤抖了一下,然后扬起一个明媚到诡异的笑容,他冲着紫堂幻笑了笑:“紫堂,谢谢你,你的橘子真好吃……”手上速度不减的掰了一瓣橘子,反手塞进格瑞的嘴里:“呐,你说对不对,格瑞?”

于是紫堂幻看到格瑞伸出的欲图阻止金的手猛的一顿,几秒钟后极其自然地接过了金手里的橘子,淡定的开口:“嗯,是挺甜的。”

“真的有那么甜吗……”紫堂幻挠了挠脸颊,笑了两声:“刚刚在楼下看到小贩的时候还不太相信他说的呢,既然你们这么爱吃,那我就再下去买几斤好了。”话落就要起身。

说时迟那时快,嘉德罗斯再次伸手箍住了紫堂幻的腰,金从格瑞的手里把橘子抢了回来,掰成两半就往紫堂幻的嘴里塞去。

“等……唔……呜呜呜……!”

紫堂幻卒,全剧终。